179*179

🙌🏿

【偶像梦幻祭乙女向】百物语(5)

浅川_廿织:









Chapter.5 傲慢


欢迎光临,我是这里的主人,您可以称呼我杏。本店做的是贩卖爱与梦与希望的生意。只要客人需要,无论平凡普通或者珍稀罕见,甚至连走私的动物也能为您奉上。当然,客人也需要支付相等的代价。


那么,客人,我能为您做些什么?


*


将手中被黑布包裹的玻璃箱递给年龄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生,杏微微鞠躬,目送她离开了宠物店,然后直接坐回了沙发里,表情有点苦恼。


“小杏...怎么了吗?”带着蓝框眼睛的少年站在她身边问,表情有些无来由的紧张。


“啊...是游木君啊。”少女像是才发现他的存在,托着腮望向大门的方向,“话说游木君,濑名大人暂时离开了,游木君有没有很开心?”


“小杏你怎么知道的...不不不我没有,那个...”游木真慌乱地摆手,然后又急忙辩解,少女却只是似笑非笑地盯着他,这种注视让他愈来愈窘迫。


“嗯,确实挺开心的。”最后他还是放弃了抵抗,语气中颇有些自暴自弃,“小杏你要是想和泉前辈说就说吧,大不了...”


杏忍不住笑了:“我只是说着玩玩而已,游木君你当真了吗?”


游木真看着努力憋笑的少女,想想她平时虽然总是温温柔柔地笑着却暗含疏离的样子,最后也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如果能让你开心的话,其实...我是无所谓的。他这么想。


“只是...”


“嗯?”突然听见少女开口,游木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愣地重复,“只是什么?”


“只是,虽然和我一样,濑名大人在『外面』的时候没法看见,但他感知情绪的能力可是一等一的。”少女开口,刚才将箱子交给女孩的瞬间,她已经注意到了某些事情,现在也只是微微笑了起来,“希望那个女孩不要不自量力地...做出什么越界的事情来吧。”


*


女孩捧着玻璃箱,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桌上,眼中有着抑制不住的自傲。如果把『它』带过去,同学们一定会羡慕的不得了吧?毕竟是那么漂亮的小东西啊。她伸手掀开覆盖在玻璃箱上的黑布,脑海中又浮现出了在宠物店见到『它』的那个瞬间。


听完她『我要你们店里最漂亮的宠物,不管多少钱』的要求,穿着白色旗袍的少女似乎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了浅淡的笑容,道声『稍等』就离开了她们所处的房间。再出现的时候,虽然乍看没什么区别,仔细观察之后就会发现,她的手腕上多了一只『镯子』。


等到少女走到自己面前,她才彻底看清了『镯子』的真面目。


那是一条蛇。细长的身躯盘成环状绕在少女的腕间,衬得她腕部的皮肤更为苍白。银白的鳞片稍稍有些透明,映着烛火,为它的身子染上了些许暖暖的橙黄色,也稍微中和了一点初见时给人的冰冷感。不知是不是睡着了,蛇的双眼并没有睁开,反而令人多了些欲一探究竟的好奇。


真是漂亮啊...女孩忍不住感叹,抬起头望向站在身前一言不发的少女,“我决定了,就要它。我需要付给你多少钱?”


那人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张白纸,坐回了她面前的沙发,“您说钱?不,本店在对待这些特殊的孩子时不接受任何现金交易,您只需要付出一些小小的代价即可——请仔细听好。”


“第一,不能让人知道它的存在。”


“第二,请给予它足够的尊敬。”


“第三,不能强迫它睁开眼睛。”


“最后,同样也是最为重要的,如果违反了契约内容,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本店不承担任何责任。”


“这份合约即是您所要交付的代价,如果您同意以上三条的话,请在这里签下您的名字...好的,那么契约就此成立。”


真是笨蛋,女孩这么想着,嘴角隐隐泄露出一点不屑来。这么好看的宠物,在别家一定会狮子大开口地要很多钱,这个女的竟然在自己签了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合约之后就白白送给自己了,一分钱没要,真是蠢。嘛,不过自己也是捡了个大便宜,就不想这些了。


她看着安静地躺在箱子里的白蛇,眼底残存着一丝惊艳。果然,不论看多久,都...嗯?


箱子里的白蛇不见了。


女孩下意识地四处环视,想要找到白蛇,下一刻,她就看到了身边沙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那个人。


那人有着银灰色的头发,脸庞棱角分明又曲线优美,在眼睛的位置蒙着一条与发色颜色相同的绸缎,尽管看不见他完整的容颜,仍然能感受到那是简直如同造物主偏爱的圣子一般华丽的外貌,女孩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生怕只要发出一点点多余的声音,眼前这美如幻梦的画面就会破碎。


下一刻,坐在沙发上的青年动了。他扭过头,蒙有缎带的双眼直直地望向女孩的方向。可这个瞬间女孩耳畔只有自己心脏疯狂跳动的声音,眼里也满是痴迷,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嘴角名为讽刺的轻微弧度。


“是你把我带回来的?”尽管听不出他话中的情绪,但语气里浅浅的冰冷是不加掩饰的。


“嗯嗯!”女孩听到他的问话,重重地点头回应,脑中已经脑补出了无数类似于『美少年被抓走之后被施了魔法变成动物还伤了双眼只有在遇到什么什么样的人之后才会变回来』——诸如此类的童话剧情,完全没想到铺陈在眸中不加掩饰的迷恋已经完全出卖了自己的思绪。


“暂且就感谢你一下吧...”少年看她一眼,掩饰住心中的厌恶淡淡开了口,“至于名字...”


“你可以叫我...泉。”


*


安杏伸手拿起一块小小的点心,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突兀地微微一笑。身旁的朱樱司注意到她的表情,有些好奇地问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姐姐大人会突然smile呢?


司君,杏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他,你怎么看不遵守和别人定下约定又自不量力想要获得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这件事?


遵守约定?这应该是人最basic的美德才对,作为gentleman,对不遵守约定的行为要坚决加以制止!小少爷大约是从小就接受着很好的教育,听到这话时完全是一副不能接受这种人存在的样子。至于自不量力什么的,难道做事之前不应该认真consider一下自己的能力吗?


*


“小~濑过得很舒服啊?”某天半夜时分,银蛇被吵醒了。他没有动怒,而是化为人形打开了阳台的门。不出所料,一只蝙蝠落在窗台上,看起来懒懒的。


“还真是辛苦你了啊睡间。”泉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在眼睛上覆着绸缎,他知道眼前的它并不会受到影响,于是他干脆在它身边坐下,“怎么,突然跑过来是有什么事吗?我可不觉得睡间你会有闲情逸致到突然跑过来看看我过得怎么样。”


“唔...”白光闪过之后蝙蝠变成了拥有黑色短发的少年,他趴在宽大的窗台上盯着泉,腰间的衣料随着这个动作滑落,勾勒出一点纤细又柔韧的曲线,“有~人要我来和你传个话,说你耽搁的时间好像稍~微有点久...哈啊。”话音未落又打了个哈欠。


“我来了半个月还不到吧?”闻言泉挑了挑眉,他不常做这个动作,所以那个瞬间他本就精致的五官竟像是再度华丽了几分似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好像也不是没有人用过一两个月?”


“我可不~知道呢。”少年慵懒的姿态颇像某种猫科动物,暗红的眼眸在月光下闪烁着不知名的色彩,“我都说了,我只是负责帮忙传话而已啊?”


“顺便提醒小~濑一句...”他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一般,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悠闲,内容却让他对面的人差点呼吸一窒,“上次『王』带回来的『原罪』可不够小~杏恢复的,所以小~濑还是快一点比较好?”


说完他就从窗台一跃而下,夜晚成为了他最好的保护色。泉站在窗前看着他飞离这里,眼神在星空下显得晦暗不明。


这才是你今晚来的真正目的吗?


想到那个人,他的眼眸又暗了暗,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做。


*


女孩看着坐在沙发上背对着自己的人,悄悄将手伸过去想要解开那个绸缎打成的结,不想那人突然回头,直接抓住了自己探过去的手,掌心温度冰冷。


但她没有将过多的精力投注在这之上,而是满面通红地盯着他抓住自己的手。那只手看起来润白匀称,五指修长,没有过于突出的骨节,在清晨的日光下染上一层淡淡的金色。很难想象拥有这样好看的手的竟会是一个男人。


“你有什么事吗?”泉的声音打断了尚在沉思中的女孩,冰冰凉凉,与他的体温给人的感觉竟是出乎意料的相似。


“啊,我...”女孩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有些结巴,“我、我只是...想看看你不把眼睛蒙起来是什么样子...对,就是这样。”


“可我记得你再带我回来之前应该签过了契约吧?”毫无留恋的将女孩的手甩开,在她没有注意到的瞬间泉的眼底闪过稍纵即逝的厌烦,“我只会提醒你一次,违背了契约所付出的代价不会是你想看到的,也不会是你所能接受的。”


“我...!”女孩语塞。大约是从小娇养到大惯了,或者从未被人用这般重的语气说过话,她的眼里立刻浮起了一层浅浅的水光。泉却像是没看见一样冷漠地转过身去,连眼神都吝啬给予她一个,端起了放在眼前的白色瓷杯,浅尝一口杯中的红茶。


颜色太深,茶叶太多,水过量了。泡的时间太长,红茶独有的香气也早已消失...和杏泡的简直是天差地别,他没有再喝第二口,皱皱眉放下了杯子,喝惯了她泡的茶,现在自己似乎是谁的都入不了口了。


啊啊,真是超~烦人,所以说,习惯果然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吧?


想到这里,他的唇角兀自勾起了一个不大的弧度,这个笑容落在女孩眼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只觉得清晨的温度很低,冷风从窗子未关严的缝隙里钻进来,吹得后背阵阵冰凉。


想要...看见他真正的样子。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拳状,过长的指甲在掌心印出了短小的月牙形痕迹。她用力咬住下唇,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走到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抬头看向男人。


她以前从未相信过『缘分』或者『初次见面不知从何而来的好感』,认为那些不过是编出来用以欺骗小女生的把戏。可在看见他的第一眼时,那种浓烈到几乎要溢出来的陌生情感,究竟是什么呢...?想来是她实在太喜欢他了——一见钟情这种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喜欢到即使是枉顾自己签下的契约,也想着要无论如何看见他真实的容颜。就算只有一次,就算他告诉过她『违背了契约所付出的代价不会是你想看到的,也不会是你所能接受的』。


思及此,她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开了口。
*


如果这个人是女人呢?少女颇有兴致地听完了他的回答,没有对他的答案做出任何评论,而是挑了挑眉继续追问。


如果是女性做出这种事?朱樱司似乎没有预料到她会问这种话,想了想还是摇摇头,恕我说句非常impolite的话,要是女性做出这两种事情,哪怕只是其中一件,连我都为她们感到非常shame!说起来...姐姐大人问司这种事情做什么?


没什么哦。那双眸子弯成好看的弧度,虽然因为不能望见光明而显得空洞,那片蓝色依旧拥有着让人转不开眼的魅力。少女抬起弧度精致的下巴示意朱樱司看向摆在茶几上的小碟子,这是我今天早上刚做的点心,司君要不要试一试呢?


在朱樱司看不见的角度,少女微微垂眸。


她非常了解从这里把泉带走的那个女孩,因为以前这样的客人也不在少数。她在看见那个女孩望着泉原身的那个眼神时就已经猜到了会发生些什么。所以如果她的估计没有错误的话...


一切,应当都将要结束了。


她的眼中映着些昏黄微弱的烛光,唇角上扬的弧度带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对了,少女忽然开口,敛起眸里纷繁的思绪,侧首看向朱樱司。司君也知道,我这个样子外出并不方便,所以,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希望司君可以帮我一个忙...


*


“可以...摘下来吗?”女孩看着罩住他双眼的绸缎,语气恳切,听起来很是真诚——如果忽略那还没有隐藏好的占有欲的话。


泉和往常一样,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女孩在他扫过来的一瞬间身体无意识地颤抖了一下。虽然他的目光隔着绸布,她知道他看不见,但仍然感受到了某种不可忽视的寒意。


就像是...被某种极其危险的生物突然盯住,并且视为猎物了一样。


“我...”她颤颤开口,想要再说些什么,但这个瞬间泉忽然开口了,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清朗冰凉。他说,你真的想让我摘下来,真的想看吗?不管我做了这件事之后会有什么后果?


是!女孩激动地点头,我真的...很想看见!想看见你真正的模样...


那话语中,掺杂着浓郁到有些扭曲的爱意。


唇角浮现一个没有温度的笑容,泉像是没听出来一样,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双手搭在了脑后绸缎打结的位置。绸缎系得并不是很紧,轻轻一拽就松开了。他并没有接住向下飘落的那片银色,依旧维持着看向女孩方向的动作,似笑非笑。


不知为何,女孩只觉得从他的手轻扯绸缎到它落地的时间被无限拉长,直到那人的容貌第一次完全展现在自己眼前。


银色的头发垂落额前,有的翘起了轻微的弧度,却不影响他身上冰寒到几乎可以说是冷冽的气场。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唇瓣,弧度精致的下颌,以及那因为第一个纽扣没有扣好而露出来的浅浅的一泓...一切都完美到无可挑剔。


而最为惹眼的,莫过于那镶嵌在双眉下的,宝石一般的蓝色眼眸。


那双眼睛本是闭着的,此刻正缓缓张开。许是很久没有接触到阳光的缘故,他眨了眨眼以适应其实并不是很刺眼的光线。最后那双眸子完全睁开了,目光直直地落在女孩所处的位置,毫无偏差。睫羽浓密,蝶翼般掀动着,而眼底像是藏着一汪清透的流动着的浅蓝色泉水,给人以极为晶莹剔透的感觉,实际却是隐藏在冰层下的清冽寒彻。


女孩一时忘记了呼吸,怔怔地看着他。忽然感觉手脚有些僵硬。


发生了什么?她惊慌地四处张望,然后绝望地发现僵硬的范围越来越大,蔓延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不过短短几秒钟,那种感觉就已传到了双臂。她想开口呼救,嘴唇却像是被胶水粘住了似的无法张开。


她将求救的目光投向身前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那人竟像是没看到一样,连唇角似笑非笑的弧度都没有丝毫改变,眼神里有着不加掩饰的嘲讽。


“我说过的吧,想要看见,你就要付出一点代价才可以...”这是她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然后,她整个人化为了一座石像,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诡异的是在石像与地板接触的瞬间,竟没有发出一点撞击的声响。


大门忽然被敲响,隔着门板传来了朱樱司的声音。


“濑名大人,姐姐大人让我来带你离开。”


泉轻笑一声,重新变回蛇身,滑进了那个被黑布罩着的玻璃箱子里。直到朱樱司带着箱子回到了宠物店门口,他才重新化身为人。


*


“您回来了,濑名大人。”少女听到开门的声音,抬头望他,眉目就像是点了墨的狼毫于清水初初晕染开的清透。


这个时候濑名泉并未蒙住眼睛,在看到她的样子时不经意间也怔愣了片刻。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眼中映出的就是少女含笑的清秀眉眼。


“笑什么笑,超~烦人的。”他的语气有点不耐烦,却走到她身前,单膝下跪,捧起她的右手,低首,柔软的唇瓣与手背的贴合温暖湿润,动作很轻又极尽温柔,小心翼翼,浅尝辄止。


——就像是在细心呵护着易碎的珍宝。


而后濑名泉侧过脸看她,青年惊艳众生的侧脸在烛焰带来的光芒中显得有些模糊,狭长的眉眼像是水墨氤氲而出一般,精致而英挺。


下一刻他别开了视线,扭头去看另一侧的烛火和光明无法触及的黑暗,狭长的眸底深深浅浅,隐匿着说不出的温柔意味,可这有别于平时的情感又在瞬间渺无踪迹,取而代之以与往常无二的淡漠,就好像刚才的温柔只是光线折射出来的错觉一般。


『最后骑士低下了他高傲的头颅。


将我的忠诚交付予你,女王陛下,这是最诚挚的献礼。』


【FIN.】


考试延迟了所以赶紧趁着空闲来一发,说起来蛇泉真是印象深刻orz但是最近被政史地折磨得文力枯竭不知道下一篇要拖到什么时候了...


有没有姑娘看出来这篇的泉总是化用的什么设定呢?可以猜一猜,答对没奖哦www


对了,上次有几个姑娘在第四篇里问这个系列是不是还有三篇就结束了,这里统一回复一下,剩余的不是三篇,是四篇。最后一篇完全是lo主(私心)给某个人物单独开的,之前遗留下来的一些问题也会在第八篇里全部揭示出来,有没有很期待呢♡【等等这个语气好欠打啊】


就说到这里吧,我要去背书啦,挥挥_(:зゝ∠)_


From:已经沦为泉吹的浅川


评论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