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179

🙌🏿

【獅心組】一個Kn全体出场的赌场Paro段子

温柔可人君莫笑:

*赌场Paro,只是个段子挺无聊的,没逻辑没剧情。cp只有狮心,伤眼慎入
*送给我们家末子,他是世界的宝物  @Chuli_
*OOC预警,就是刷一下时髦值。别去查规则了,我编的,哭求不要拆穿我。(?
*角色没有犯罪,童话作者的世界里没有黑暗。




    罪恶之都不夜城。街头巨大看板放映歌舞,弯月高挂,灯红酒绿的灯光硬是将月光压了下。打扮华贵的人们在街头游走,赌场歌舞的喧嚣入耳,习以为常的氛围。这里是充盈罪恶与金钱的罪恶之所,日日夜夜开着无尽头的派对。


    不夜城中最华丽的赌场有个好听的称号──The sword of knight。赌界的国王月永Leo曾经笑过这名字有趣。挑高的屋顶满布亮色灯光,砌黄的阶梯和墙,随处可见的雕刻细致。满室通明的灯火使这里从来没有沉默过,日复一日见证人们的爱憎喜怒。坐在门口的那个姑娘衣着严谨,对往来的客人勾起温柔的笑。无人知道她曾见证多少一夜致富与家破人亡。


    今天的赌城格外喧闹。


    “哈哈哈哈哈,再来一把啊!怎麽就走了,下一个是谁!”男人在牌桌上大笑,对面的人沉着脸将筹码推给他。他身边堆着的筹码不计其数,将他整个人埋在五颜六色的色彩里。


    “不知道第几把了?”周围的人们小声讨论,“这几个小时都换了几个Dealer了......”
 
    “年轻人啊。”面有沧桑的成年人摇头,“一点小手段就洋洋自得,哎,还不知道这是谁的场子呢。”


    接着上来的Dealer是个看起来年幼的少年。翠绿色夹克上别着胸针,黑红格子领带衬着朱色的发格外亮眼。少年对赌客鞠躬,一笑间礼数端正,举手抬足气质非凡。在这零乱的环境中如同一个误入的小少爷,与奢靡的气氛格格不入。


    正是得意的男子随手一摆手,让荷官就位发牌,没注意到身边使者在看见朱樱司时倒吸一口气。牌局继续,男人笑呵呵的接过一把又一把的筹码,身边围观的人们不断发出惊呼。


    期间有人进来时掀起一阵波澜,身穿名牌、被保镖簇拥的金发明星踏进赌场。这类特殊人物通常走专用的VIP道,难得走正门。男子抬头看一眼,名为鸣上岚的巨星给他一个飞吻,男人骄傲又得意。自认这位百老汇起家进军好莱坞的明星是来一睹他的赌神风采了。


    男子正得意洋洋,年轻的荷官在牌局间隙向无人的角落踏了一步,压着胸章轻道,“确认了,跟凛月前辈想的没有差别。鸣上前辈可以让Leader他们准备了。”


    “没人了吗?”对手再次因输光筹码狼狈而去,男人得意大笑,“什麽着名的骑士之剑,不过如此啊?你们那个被称为国王的赌王......”


    “唔,找我吗?”


    月永Leo就站在阶梯上。以名闻遐迩的赌王、Knights之主的光环来说,他看起来太过年轻。稍微宽大的衬衫微皱,纯白衬衫搭着黑色西装裤,在一片华丽喧嚣中显得格外青涩。眼角微勾,这位国王笑起来,神态中有张扬的肆意,碧眼影影绰绰间酝着笑意,又似一汪难以看清的湖水。


  “下一局我来吧!“月永Leo笑嘻嘻地走下楼梯。身边的两个人跟上他的步伐,不比其馀赌城名人身边遍布保镖,他只带了两个人。


  红眼的少年正在揉眼,一脸惺忪睡意,白色西装、内搭深黑领带,内衬的衬衫扣子没有扣好,隐隐约约透出一点肌肤,步伐慵懒的少年不带锐气、犹如一个爱睡的邻家少年,很难令人对他产生威胁感。另一名男子气质与朔间凛月全然不同,一身尖锐气场如一柄身经百战的宝剑;濑名泉一身修身黑色西装,贴身西装勾勒出流畅身形,他冷着脸走在月永leo一步之遥的距离,举手投足间显出流露了点锐利的傲慢。比起保镖、杀手等与鲜血相关的身分,他更像一个优秀的医生或律师。


  “唷,赌场之王的邀战,这可是我的荣幸!“男人不带惧意,长期的胜利令人膨胀。身边人议论纷纷,已有见识过的人开始讨论,零星的话语中似乎有人提及了“审判”一词,男人没有在意。
 
  不知是不是错觉,正在洗牌的荷官似乎朝月永leo的方向瞪了一眼,月永leo脚步一僵,咳了一声移开视线推开座椅,像第一次见到一样研究起了桌上筹码。保镖越过男人的座椅要站到月永leo边,经过他身边时,男人瞥见濑名泉那张以他的身分而言好看的过度的脸和修长的腰线,禁不住吹了声口哨,“月永老板,你这保镖不错啊。多少……”


  剧烈的东西摔落声炸裂在喧嚣的赌场。


  就算是吵闹的赌场也安静了一秒,地上零落了一地被推下的筹码。月永leo收手,笑了笑,“对不起啊,不小心推倒了。一时没忍住,太不小心了──嗯~都过来收拾收拾,要开场了!快点开战吧!”


  男人愣在当场。是错觉吧,他在那瞬间感受到杀气,锐利的杀意就这麽透过桌子向他剜来,微笑着的国王一瞬间眼中沾染戾气,仅只一秒,下一秒他脸上又是不含阴霾的笑容──肯定是错觉,与黑衣保镖似乎那一刻压到了月永leo肩上的手一样,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第一局男人压注的小心翼翼。牌桌上的国王月永leo成名许久但极少上场,可供参考的事迹并不多,甚至有人传闻他已经金盆洗手。虽然看起来是个轻率的小鬼,但总归是颇富盛名。第一局男人极为注意,可对面的月永leo不论下注或出牌都可谓乱七八糟、半点不通,手法极其差劲。第一局结,月永leo随手将金额不大的筹码推给男人,转身竟是问起朔间凛月玩法了。


  朱发荷官似乎握紧了拳头。


  男人失笑。估计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家里有钱的孩子,用金钱堆出了几次胜利便被夸上了天,看月永leo这架势,竟是连规则都要忘了了精光。第二、第三局亦维持这样的状况,月永leo眼也不眨的将筹码向他推来,男人看傻了眼,这一把又一把五颜六色的筹码可都是白花花的大洋!


  “嗯……差不多了。“


“什麽?”男人没听清。


“没事、没事!继续吧,唔啊,我有点累了。可能是被凛月传染了!”月永leo依然笑的没心没肺。


  荷官发牌,这局月永leo大,由月永leo开始压注。


  “战争开始了!”他笑着说,碧眼中闪烁精光。


  第一轮下注,盲注,perflop(底牌)。


月永leo将两排筹码向前推,抬手间气势逼人。心中一颤,男人咬牙。跟个才懂规则的小孩还怕什麽?加注,四排筹码,加倍。


  第二轮,flop(翻牌)。


  朱樱司弃掉第一张牌,动作流畅熟练,三张公众牌摆上台面中央,悬牌。月永LEO推上筹码,不看牌直接选择下注。一改适才懒散,牌桌上节奏突然快的惊人,男人几乎有些恍惚的跟注,耳边传来白色西装少年的轻笑。
 
  第三轮,Turn(转牌)


  弃牌、发牌、翻牌。月永leo将所有筹码推向前。All-in(全下),他低头轻笑,抬头时再缓慢的重复了一次,All-in,全部,敢不敢啊?眼里流转的光几乎刺人,举止率性的赌王此刻锋芒毕露,月永leo轻漫的笑了笑,结束吧!快点啊。


  无人受的了这样的挑釁,男子几个小时内未曾尝过太大的败局,看了一眼手上的牌冷笑,这赌王凭什麽挑釁他?心理有丝阴影与疑惑,男人选择无视,他手上的牌不可能输。


  男子将身边所有赢来的筹码推前,双方All-in,摊牌。那瞬间他听见有东西碎裂的声响。


  Checkmate。


  隔着萤幕围观战局的明星笑出来。朱发的Dealer微笑。黑衣西装的银发男子微一点头。慵懒的红眸少年笑的满意。


  男子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摊在中央的牌。


  “Checkmate。”月永leo站起身来,knights的国王居高临下的对他下最後审判,他含着笑意举起手,对他比了个枪的姿势,扣下机版,“碰──你完啦!”


  ”不可能!你出千!不可能,我……”


   男子目龇欲裂,刚才的从容消逝,取而代之的是狰狞神色。他扑向月永leo,朔间凛月一个俐落的动作撂倒他,原先懒洋洋的少年动作起来犀利无比,简单的就将男人压制在地上。男人还想挣扎,银发少年随性的一抬手,黑压压的枪管对准他,红光准确的瞄准男人的太阳穴。濑名泉唇边甚至带着嘲讽笑意,看他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不值得一提的死人。


  ”嗯……虽然我不喜欢,但我在赌桌上已经很久了!”月永leo开口,”没有在赌局上不会输的人……从来没有。这就是赌博。那麽你信誓旦旦不会输的理由──”


  男子的神色越来越绝望,月永leo笑着为他做出最终判决,“真以为能瞒天过海吗?出千的骗子先生!”


─────


  “啊啊啊啊啊,气死了!气死我了!呜啊,刚刚应该一枪把他直接碰──解决掉!”


  ”你吵死了,国王大人。”月永leo不断走来走去,弄的濑名泉无法专心处理事务,他放下笔电,“杀人犯法,我们可不是违法赌场啊?”


  ”现在弄死他还来得及──”


  ”听人说话可以吗你这家伙?不,你是听到了才故意无视吧。也不是第一次了,没必要气成这样吧。”


  ”才不能无所谓!”月永leo回头瞪濑名泉,“用那种眼神看sena──不可原谅,我果然还是去把他解决……”


  “别再给司君惹麻烦。他今天已经被你气的不轻了。算了,你就是这样的家伙……”濑名泉拉住月永leo的手,阻止他正要出去的动作,发缓声线,”我不介意,别把我当成小姑娘了。国王大人,别气了?“


  月永leo看进那双望向他的眼,濑名泉的蓝眸依然好看的令人失神。与初见的时候一样,似如澄澈的蓝天。这样的人不该在这个灯红酒绿的罪恶之所,他开口,“因为Sena本来可以不用在这里,不必接触这些……”


  “够了,我懒得听你这笨蛋悲春伤秋了。”濑名泉打断他的话,“来赌吧。烦死人了。”


  “欸?”


  ”刚刚的那些破东西,你不是很厉害?”


  ”Sena你知道规则吗?你的牌拿错张了……”
 
  ”月永leo,闭嘴!”


  最简单的21点,月永leo当然不可能不会。他一心迷惑,出牌漫不经心恍恍惚惚,赌术和骗术是他用以征战、对付他人恶意的技能,对全心信任的骑士运用没有意义。但濑名泉实在太不熟了,随便出出不小心就要赢了。月永leo看向濑名泉,不懂他想做什麽。


  濑名泉笑了一笑。


  他直接从月永leo手里抽出手牌,选了一下牌,将不满意的的牌连同自己手里的烂牌扔回给月永leo。


  “我赢了。”濑名泉淡定从容。


  ”……”纵横牌桌十多年,这是月永leo看过最清奇的一次出千。


  “所以输赢有什麽关系。”濑名泉挑眉,“输给你也好,输了本来的生活也罢。你不是不能赢,是你选择让我。我不是不能赢──是我选择输给你,走到你身边,当你的骑士──懂了吗?”


  月永leo沈默不语。赌场的国王号称战无不胜,赢从来不是因为运气,输也不是因为时运─因为是茫茫大千世界中的独一无二的那个人,才愿意推下所有筹码输你罢了。赌局如人生,看似高潮迭起、变化万千。左右不过四字,心甘情愿。


  ”是我赢了。该听我的。”


  濑名泉扔下手上的牌,走到月永leo身边,弯身靠近橙发的国王。


  “现在换我命令你──月永leo,忘记那些该死的内疚和自责,吻我。现在。”


******


【幕後花絮】──帅气的出场背後不总是这麽美好。


  “该死,国王大人人呢!别人都上来砸场子了他还在家里作曲?”


  ”小濑好过分啊,”朔间凛月艰难的扣衬衫扣子,”明明是白天,就把我叫起来~老爷爷可是需要睡眠的喔。”


  ”小凛月不要抱怨了,人家也是结束後接到电话从拍戏现场就直接过来了,”鸣上岚很是无奈,”小司很生气喔。『身为leader,好歹该有一点应有的责任感』这麽说完就怒气冲冲的上去救场了呢。”


  ”呜啾!大家好!哇哈哈,都在啊。看起来很有精神啊,我的knights!”


  ”一点也不好,你这麽白痴!”


  ”王好啊~”


  ”哇王你穿的……是睡衣吗?这样可不能上去砸场子喔。”鸣上岚很是担忧。


  ”因为才刚睡醒就被suo的电话骂醒了,直接过来了。原来我还穿睡衣啊!一定是宇宙人的阴谋……”


  ”闭嘴,你要我们从哪里给你找正装,没有生活能力也该有点常识吧?烦死人了,我去找找看我有没有旧的……”


  ”王穿小濑的衣服的话…..男友衬衫?”


  ”呜哇,sena住手!冷静!不要用枪口指着凛月啊,走火了怎麽办!”


  ”我现在就崩了这只该死的熊!”


  鸣上岚苦笑着压着胸针回应朱樱司,”还要一段时间喔,小司,辛苦你了。为什麽有点吵吗?没什麽,王他们等等就下去了,没问题喔。应该没问题吧……”


******


【(永远都不会有正文的)伪前传文案】


  罪恶之都名闻遐迩。这里是罪犯的天堂、是有钱人的宝地,是穷人发家致富的梦想与富人万劫不复的恶梦。华丽的歌舞上演在歌舞厅,杀人案发生在街头,赌桌上进行的是难以想像的交易。这是万恶的地狱亦是无数人梦想的伊甸园。


  数亿天价的失踪、轰动世界的纵火案、惊人的谜题。风雨飘摇的时节,阴谋与案件正在台面下酝酿。刚从警校的濑名泉因担忧学弟而安危调请罪恶之城。无数纠结的谜团与案件中似乎牵扯了单纯的学弟朱樱司,濑名泉不得不深入其中。


  看似涉入其中却心有正义的学弟。


  美丽而藏有秘密的百老汇明星。


  慵懒但竟身手不凡,自称吸血鬼的少年。


  还有──


  笑的张扬肆意,一双眼明明灭灭闪着夺人光芒的,名扬赌场战无不胜的赌界之王。


  一场干系甚大,足以撼动罪恶之都的真相和谜题。一个分明与自己处於不同世界,笑起来却让人难以拒绝的少年。


  Sena,你敢跟我赌吗?


  月永leo伸手指向他,眼中战意闪烁,又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亮光扑朔,那双永远令人无法看清的眼,恰似冬夜不见底的寒潭,又如一局难以解开的谜局。


  赌注是什麽?


  牌桌上的国王笑起来,一笑间将满城的风风雨雨阴谋算计都算入。


  你。


  这一局,我压我自己。赌进我的人生,换赌你一人。Sena,你敢不敢下注?


───────


……挺丢人的,查了好几天资料、做了些功课还是错的一塌糊涂。我就不自爆错在哪里了,大家……看看就好,私下diss一下别去挂我。哭着。


  司司不是是真荷官喔,他是小少爷,知识丰富所以偶尔上去救救场。(舍不得让他天天去给人发牌)


  其他人设定大概都是文里这样啦。我爱我团,希望别把他们写毁了……他们怎麽样都是最好的!
 
  最近肝芭雷,前阵子期中考忙的要快没命,没什麽正经产出……肝芭雷的姑娘欢迎一起来哀号呀!这里满破线!

评论

热度(259)

  1. 179*179温柔可人君莫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