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179

🙌🏿

【泉レオ】ネコノハナシ

ウタカタ:

被wb上一条“中华田园猫到底可以丑到怎样的程度”笑得发神经,掏出手机激情码字,只为写个爽,充满了胡搞。
还是ooc的,幸福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这件事情的开端是他们的一次争吵。
因为时间久远两人现在都已经无法回忆起吵架的原因和内容,但结果就是月永レオ摔门冲进十一月的夜里,濑名泉在那一刹那大脑空白了一下,僵在门口没有跟着人追出去。
他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地坐着,直到电子钟报时提醒时间已经跨过了昨天。雨水拍打落地窗的声音终于拉回了他恍惚的神志,想起那人出门前不要说带伞了,连件外套都没穿。然后他终于焦急地站起,套上挂在门后的长风衣也冲出门去。
最后他是在家附近公园桥洞里找到同居人的。瘦小的身影缩成一团,每一根发丝都被雨水浸湿了,抱着一只猫混身都在颤抖。他叫了一声对方的名字。レオ和怀里的猫一起抬头看着他,眨着濡湿的绿眼睛,最终还是埋头说了一句对不起。而泉调整着疾跑后紊乱的呼吸蹲下用外套将他裹紧,觉得这一刻已经没有什么是不能原谅的了。
他们都是几乎湿透的,额头抵在一起,冰凉的指尖也渐渐回温。

这样的经历让濑名泉在第二天早上抱着同居人醒来的时候,看清家里这位新来客——也就是那只花猫的时候,心里迟来地爆发了一句疑问。
这猫怎么能这么丑。

濑名泉对猫这种动物的印象还是蛮好的,独立性强不黏人,多数问题可以自己解决,需要你服务的时候来对你服务性地卖个萌,不需要你的时候谁也不用打扰谁,不吵不闹不用遛,养宠物的不二之选。重点是长得可爱。
而这种丑到连跑过来对人卖个萌都让人感到心情复杂的猫他也是第一次见。
猫身上大部分的毛色都是雪白的,只有脸上像是笔不出墨了被狂甩两下喷了一纸一样及其随意地撒着几片黑色,而那位置恰巧在它所有的五官中间,这就非常惨剧了。濑名泉觉得上帝造它的时候大概鼻子痒刚好打了一个剧烈的喷嚏,喷得它一脸呆相,黑鼻子和下撇的嘴恰好和几坨黑毛糊在一起,眼睛的形状导致它的神情总是写满了忧郁。
他真的不明白レオ是不是当时脑子被雨淋傻了才捞了这么一只猫来陪自己,又想想这猫可能就是因为丑成这样才会被人丢掉,着实可怜。他们带着猫去做了除虫打了针,回来有段时间都给它带着伊丽莎白环,叠加起来真是悲剧中的悲剧,丑到令人发指。

濑名泉因此对月永レオ给猫起了セナ二号这种不知道是受了什么他近期沉迷的超能力运动漫画影响的名字表达了强烈抗议,说你要是真这么叫我分分钟去把你的乐谱全部烧掉。
而他的男朋友夸张地大喊起来,セナ你太过分了,你看它现在的表情好伤心!!!还不忘把猫抱起来怼到他眼前。泉翻了个白眼,这猫的表情天生就这样,你才是过分的那个。
セナ二号在レオ怀里拖长声音叫了一声,配上那张忧郁的脸,屋子里的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悲伤的气息。濑名泉头疼地摇了摇头,给猫食盆里倒满了猫粮,开始回忆前两天买的妙鲜包搁到哪里去了。

然后月永レオ的兴趣好像就变成了搜集丑猫。
而且他找到的丑猫还都各有各的丑法,丑得……百花齐放。有脑袋是个细长等角三角形眼睛永远睁不开总一脸猥琐笑容的三花,有整张脸上都找不到五官搞不好要以为是一坨黑色纸团在到处乱跳的煤球,有一脸严肃眼睛旁边像是戴了块黑色眼罩表情极其凶狠的海盗船长,名字终于省略掉了セナ这个前缀,直接叫三号四号五号六号,濑名泉觉得这简直是丑猫新世纪福音战士,如果可以用丑拯救世界那它们肯定已经超额完成任务。
客厅里的猫爬架越搭越大,越架越高,最后家里终于不能容纳更多的猫了,毕竟打起架来也是很麻烦的。后来泉每次外务回来,都会看见公寓附近有聚集着一大堆丑得形色各异的猫……不知道是不是全日本最丑的猫都聚集在这里了。而每天月永レオ都会愉快地下楼去,在固定的位置摆上猫粮和妙鲜包。

圣诞聚会的时候knights成员集体聚集到他们家来,打开门末子快乐的表情就僵在了脸上。二号蹲在它的面前悠扬地叫了一声,而末子的脸上只有震惊。濑名泉好笑地路过将他拍醒,告诉他不要担心你没欺负它,它对谁都是这张脸。
那天晚上他们聚在客厅通宵里玩新出的vr游戏,猫爬架上几只猫上蹿下跳,也打得火热。
朔间凛月摘下头盔,望着猫爬架神情复杂地回头对濑名泉说,せっちゃん,我想给你们家题个字。
你要题什么?濑名泉没好气地回道。
丑猫之家。
泉的眉头跳动了一下,然后他们的国王大人也摘下头盔大喊,好啊好啊リッツ你等等,写好了我要挂在客厅里!!!
濑名泉无奈地捂住了脸。



后来冬去春来,窗外的嫩芽也都抽了枝,楼下的樱花开始盛开,空气中总飘荡着清甜的花香。
在一个普通得不能更普通的午后,泉在沙发上醒来,怀里搂着也已经半睡不醒的恋人。三号蹲在沙发的椅背上,见他醒来便喵了一声,跳下沙发慢悠悠地跑回房里去了。

他看着这极为缓慢的行动忽然想起三号的肚子原本似乎没有这么大的,一瞬突然明白了什么并稍微呆滞了一下。

レオ窝在他肩头,用刚睡醒有些沙哑的声音问他怎么了。
泉沉默了一会,揉了揉恋人的发旋说道,我们换个有院子的房子怎么样?就上次去看过的那套,我觉得挺合适的。
レオ眨眨眼睛,怎么突然这样想?

泉越过他的头顶向不远处看去,看不清脸的黑色煤球和一脸严肃的海盗船长正在追着挂在猫爬架上的玩具球,肉垫不断在空中挥舞着。
然后他收回目光,闭上眼睛思索了一会。

“唔……那样或许可以换个更大的猫爬架。”

评论

热度(66)

  1. 179*179ウタカ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