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179

🙌🏿

【维勇】他感到了被勇利支配的恐惧(上)

樱野Sakurano:

♡黑道维×警察勇
♡维克托情商捉急
♡ooc与bug并存
 
 

 
 
01
 
“大家静静——”警察局长切雷斯蒂诺难得地把昨天连夜执勤查案好不容易在局里休息的警察们聚到了一起,拍拍手掌清了清嗓子说,“清醒点伙计们!我们局要来一个新人,你们会很开心的。”
 
 
“诶——新人吗——”
 
 
“男的女的?”
 
 
“怎么可能是女孩子啊……”
 
 
“不好意思局长让他晚点儿来啊我们可没力气为他开迎新会……”
 
 
“光虹你这样不行的……要不让新人也一起查案吧……”
 
 
“你不比我好到哪里去啊雷奥!”
 
 
在大家的吵闹声当中,一个穿着笔挺的警服的男生在披集的带领下走了进来。新人实在显得太年轻了——乌黑的头发有点凌乱,下面是有点婴儿肥的脸颊,英气逼人的眉下的一双大大的明亮的棕褐色的眼睛藏在土气的眼镜下面。
 
 
他扬起一个略微羞涩的笑容,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睛:“大家好,我叫胜生勇利,是个随处可见的警察,今后就和大家一起工作了,请多多指教。”

 
披集有点无语地看了一眼身后一脸无辜的“新人”,自己多年的好友道:“是啊是啊,随处可见,你见过随处可见的FB——”
 
 
胜生勇利笑眯眯地看了一眼多年的好友君。
 
 
“对啊!有说错吗!你的FB十年不更新一次!这种FB一点都不随处可见好吧!”披集在心里默默流泪,在勇利面前每次都秒怂啊!
 
 
“诶,披集你认识胜生?”雷奥有点惊讶地看着他们两个,还顺便抽了一张纸巾递给旁边那个吃早餐吃得满嘴面包屑的季光虹小朋友。
 
 
“我和披集是大学室友,毕业后就分派到不同的地方工作了。我今年才调回来。”勇利点点头笑着说,也顺便把一瓶矿泉水递给那个正在擦嘴的季光虹小朋友。
 
 
季光虹不知道为什么被喉咙里的面包噎了一下。
 
 
“那你可真是有点倒霉了,居然在这个时候调过来,”雷奥有点同情地拍了拍勇利的肩膀,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最近这边出了一个很大的案子,我们已经追查了好多天了,而且案子很危险。”
 
 
“就是俄罗斯黑道的跨境军火交易,这个特别棘手,”披集叹了一口气说,“最恶心的是那个黑帮是俄罗斯势力最大的,连警察都难搞。不过勇利你刚来不了解情况,上面不会让你介入这个案件的。” 
 
 
勇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坦然一笑:“那既然如此,我就好好在这里做一些清闲的工作啦。”
 
 
披集内心几乎崩溃,勇利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不是很仗义的吗你变了你已经不是我认识的勇利了!
 
 
勇利很久没这么清闲过了,踏着下班的钟点就换下了警服优哉游哉地逛着东京热闹的街道,想着顺便把搬家需要的一些日用品和晚饭给买了。
 
 
东京的傍晚显然与生育勇利的长谷津不一样,安静得只有呼唤孩儿回家吃饭的声音比不上霓虹灯下灯红酒绿的万分之一,勇利百无聊赖地穿梭过热闹的人群,突然间想念起日本靠南的海边的那个小镇了。
 
 
刚走到一个少人的角落,突然就有一个人冲着正中撞进了勇利的怀里。勇利痛苦地发出一声闷哼,皱着眉头低头一看——
 
 
银色的脑袋?!
 
 
那个有着银色的脑袋的男人不着痕迹地往勇利胸膛蹭了蹭之后抬起了头,明明看起来特别高大的身体此刻拼命地蜷缩着往勇利怀里蹭,那张特别好看的脸直接映入了勇利的眼帘,勇利有点呆愣地盯着那男人蔚蓝色的眼睛,深邃得仿佛要把人吸引进去。
 
 
“……那个?”勇利石化了。
 
 
“救我——求你救救我!”低沉悦耳的男声此刻染上了一抹着急与惊慌,男人拼命地摇着头,“有人追杀我!”
 
 
勇利瞬间就敛了神色,抓紧男人的肩膀,还贴心地用了英语尝试与他交流:“不要害怕,我是警察。你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为什么会被人追杀?”
 
 
“我叫……我叫维恰,我没有家……”维恰委屈地看着勇利,好看的眉眼里尽是悲伤,“我父母过世前欠了很多债,现在他们要追杀我,说完卖掉我……”
 
 
“嗯,你别害怕,我先带你回警局——”
 
 
“不要!”维恰连忙扯住准备要走的勇利,看见勇利疑惑地转过头了才接下说,“不要回警局!”
 
 
“那……”勇利的脑袋此刻不是很能运转过来,“那你想去哪儿?”
  
 
“去你家,亲爱的警察先生!勇利,我们一起住吧!”
 
 
……胜生警察听了想打人。
  
 
这个男人顶着这张脸在说些什么呢?!
 
 
 
 
02
 

勇利还是没有抵抗住美色的诱惑,扶着额头拉开家门让维恰屁颠屁颠地住了进来。
 
 
“诶……都是箱子啊。”维恰到处摸来摸去,好奇地看着屋子里堆着的一层一层的箱子,脚边还有两个被玩放置play的行李箱。
 
 
“我昨天才搬过来,还没有开始收拾。”勇利用脚把行李箱往里推了点,烦恼地看了看刚租的房子,思考着要怎么再往这个狭小的空间塞一个比自己还大的男人。
 
 
估计是一个人住的缘故,房子显得有点小,让维恰很意外的是客厅明明连沙发都还没有布置好,厨房已经被布置好了,还有被用过的痕迹,应该是勇利自己做菜了吧。维恰满意地扫视了一圈充满直男气息的房子。
 
 
“勇利,我要睡哪儿?”维恰确定了这个是一厅一室的房子后显得有点兴奋,“要不我们一起睡……”
 
 
还没等维恰说完勇利义正辞严地打断了他,面无表情地推了推眼镜说:“不行,床只能睡一个人。你睡床,我睡地板可以了。”
 
 
“这怎么可以!”
 
 
“有什么不可以?日本人都习惯睡地板的。”
 
 
“不可以不可以!我怎么能让你睡地板!你睡床,我睡地板好了。”维恰拍着胸脯义愤填膺地说,内心嘿嘿嘿地脑补着勇利一脸羞涩地说“我怎么忍心让维恰睡地板呢,我们一起睡好了”。
 
 
勇利歪着脑袋认真地看了一会儿维恰便笑了开来,点点头道:“可以,那你睡地板吧。”
 
 
维恰:????桥豆麻袋这剧本好像不太对啊?
 
 
 
 
作为外来客的维恰被勇利毫不吝惜地被推着去帮他布置着新房子,维恰意外勤奋地搬搬这个擦擦那个,帮着勇利收拾衣服时皱着眉头思考要不要把衣服连带整个衣柜都烧掉的时候勇利已经在外面厨房做好了他超级拿手的炸猪排盖饭。
 
 
勇利欲言又止地看着维恰一边狂吃着炸猪排盖饭一边嘟囔着俄语,想问他些什么好帮他备案又不想破坏了他的好心情,最后还是作罢,决定让他在自己家里待一段时间关系亲密了再帮他解决问题吧。
 
 
晚上维恰真的听话地在勇利的床边地板上整整齐齐地铺了一被子睡下了,勇利从警以来就没试过有人这么亲密地对他道晚安了,有点不适应,支支吾吾答应了赶紧蒙着头背对着维恰就睡了。
 
 
维恰看着勇利有点不自然的表情也不说什么,只好眯着眼笑了笑,看着勇利的背后睡了。
 
 
半夜勇利是被压醒的。勇利吃力地睁开眼睛发现床下的那个人早就不见了,然而自己的床上却多了一个人——那个人紧闭着眼睛把勇利抱得死死的,安睡的呼吸声在勇利耳边浅浅地萦绕着,鼻息喷洒在勇利的颈侧让他忍不住拼命缩着肩膀,一动维恰又会更用力地抱着勇利。
 
 
勇利没忍住翻了个白眼,感觉自己要被勒死了。
 
 
“勇利……炸猪排……勇利……小猪……”
 
 
勇利干脆利落地把维恰踹回了床下。
 
 
 
03
 
“所以,你就让他一直住在了你家里?”披集一边整理着桌子上的资料一边忍着笑,“勇利,你是认真的吗?他年龄真的有28岁?听你这么说有点不太信啊。”
 
 
“嗯……”勇利不耐烦地把托着下巴的手换了一下,因为下巴被托着的缘故脸颊微微鼓着,“没办法,我猜他也就外表看起来吧,心理年龄只有三岁左右。”
 
  
“所以你是被威胁的?”披集想起了全世界公认的俄罗斯战斗民族,“被这样?”说着像健身那样举起了手臂。
 
 
“不,我是被这个威胁到的,”勇利指了指自己的脸,“贼帅了。而且他说他还在被人追杀呢,”勇利眨了眨眼睛神秘地笑了起来,“我肯定要留着当事人找到合适的机会备案嘛。”
 
 
“勇利狡猾——!!”披集不满地大声指控,伸手往桌子上的成山堆的资料一指,“你就真的不管管这个吗?!你调来这里到底是干嘛的啊?!军火交易诶!你在美国应该经常接触这个吧?”
 
 
“就是因为经常接触啦……难得换了个清闲的工作,你就别再让我接这些头疼的案子啦。”勇利无奈地说着,随手拿起一沓资料一目十行地看了起来,“所以到底哪里比较麻烦?”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棘手的是这个,”披集叹了口气说,“虽然说是势力最大的黑帮,可是只知道首领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可神秘了!据小道消息透露,维克托现在不在俄罗斯。”
 
 
“也就是说很可能来了日本?”勇利点点头道。
 
 
“嘛,也有这种情况,”披集从资料堆中抽出一张纸递给勇利,“但是联合国外的警察,这个组织最近在瑞士也有几笔交易。”
 
 
“首领也有可能自己跑去度假的可能,”勇利漫不经心地放下披集递给他的纸,里面密密麻麻的英语他真的不想看多一眼,“你看要是我的话,肯定就全部把这些事情扔给自己的手下了。”
 
 
“对没错,我现在严重鄙视切雷斯蒂诺,他可一点都不管这个案子!”
 
 
勇利配合地笑了笑,看着时间快差不多了,便站了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收拾着东西说:“我是时候下班啦,披集你要加油噢~”
 
 
“你……勇利你赶着去投胎吗!”披集一脸悲愤。
 
 
勇利想了一下,一本正经地笑着说:“我要去买菜给家里那个三岁的小孩做饭吃啦。”
 
 
——喂胜生勇利警官你很上手嘛!
 
    
在家里一脸幸福地窝在沙发里的维恰打了个喷嚏,吸了吸鼻子之后继续摁着他的手机,上面的消息记录已经有好几条了。
 
  
 
Yuri.P:该死的老头子你到底完成任务没有!

V.Nikiforov:哎呀不要生气嘛~我的任务还很艰巨呀~
 
Mira:尤里天天都在暴走呢,你再不回来他就要杀到你那里去了。
 
V.Nikiforov:你们不要过来捣乱!这可是我的人生大事!
 
Yuri.P:你才是不要捣乱好不好!我们这边被两国压紧了我需要先解决日本那边的问题。
 
V.Nikiforov:OK哟~但是记住,千万不能找我,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事情千万不能找我!
 
Yuri.P:老头子要是你的任务完成不了人没给带回来,你就从你的位置给我滚下去吧!
 
V.Nikiforov:诶尤里好残忍!
  
 
 
维恰退出聊天界面,手机背景图赫然是前几天在勇利做饭的时候悄悄偷拍的,勇利上班时总会把额前的刘海用发胶梳起来露出光洁饱满额头,回家后就会把刘海放下来显得年轻好几岁。这张是勇利还保持着大背头的发型做菜的照片,维恰珍惜得不得了。
 
 
维恰抱着手机在沙发里滚了好几个滚,默默地叹了口气。天啊,勇利真的一点都不好搞定啊。
 
 
愣是第一次追人的维恰陷入了苦苦的沉思,完全忽略了站在门口提着一袋子菜一脸黑线地看着抱着手机滚着沙发的28岁战斗民族大男人的勇利。
 
 
胜生警官抽了抽嘴角。
 
 
……不知道幼儿园现在还收不收人呐。
 
 
 
03
 
说起维恰的求爱之路,那可真是前途渺茫,维恰暗暗抹了一把辛酸泪。这件事情告诉维恰,警察并不是那么好追的,即使是为爱情不择手段的大佬维恰。
 
 
比如勇利做菜的时候,维恰悄悄咪咪地飘到勇利身后想一把抱住他的腰时勇利总会瞬间转过身来笑眯眯地问维恰怎么了,手上还举着冒着森森寒光的菜刀。
 
 
你那菜刀到底是怎么突然到你手上的啊啊啊啊!!!
 
 
再比如勇利半躺在沙发里看书的时候维恰偷偷地想装作被绊倒顺势倒在勇利怀里的时候勇利会迅速用手挡住维恰扑下来的脸,还能目不转睛地继续看书。
 
 
被埋在勇利手掌里的维恰表示欲哭无泪还顺便有种伸出舌头舔手掌的冲动。
 
 
再比如维恰刚洗完澡出来穿着浴袍就直冲勇利麻利解开浴袍带子,勇利瞥了一眼朝他冲过来的俄罗斯籍奇行种,维恰还没反应过来就立刻被人扔在了床上,手被勇利刚刚挂在脖子上的毛巾绑在了身后。
   
 
维恰就被绑着的姿势像条虫子一样扑腾了一个晚上。
 
 
再比如勇利刚下班回家还没有换下警服,在玄关门口一边换鞋一边松领带的动作几乎要冲昏了被男色诱惑的维恰的头脑,一边大喊着“勇利——”一边往他冲过去。
 
 
勇利流畅地来了一个过肩摔就把在背后冲过来的维恰瞬间撂倒在了地上。
 
 
勇利不好意思地朝地上呆滞的维恰笑了笑:“不好意思维恰,我这是自然反应。”
 
 
你这个自然反应也自然得太过度了吧?!!!
 
 
维恰觉得这个世界一点爱都没有。
 
 
“我觉得勇利根本就不爱我!!!”维恰忍无可忍,终于打了个越洋电话对着瑞士的好友克里斯同志哭诉。
 
 
“嗯,有可能。”克里斯忍耐着刚被吵醒的怒气,很想告诉老大到底日本和瑞士隔了多少个时区,“你们两个才相处多长时间?!”
 
 
“快一个月了。”维恰委屈巴巴地嘟囔,“以前我和那些女人,半个小时就够了……”
 
 
“你要拿你那些女人和勇利比较吗你这个情商为负的家伙?!”
 
 
“我才没有呢……可是勇利对我超级冷淡的,一点都看不出来他对我有其他意思……”
 
 
“要不你别骗他了吧?那他绝对有剧烈反应。”
 
 
“克里斯我现在的反应就很剧烈。”
 
 
“好啦好啦。你刚刚是说,你已经在勇利家里赖吃赖住快一个月了?”
 
 
“……克里斯你这样说我其实不是很开心噢。”
 
 
“麻烦用你的天才脑袋再想想好吧!!胜生警官要是真的对你一点意思都没有你早就被他踹出家门去了!!瑞士的当地时间是凌晨两点三十七分,晚安!”克里斯拒绝再和这个蠢材说话,咬牙切齿地挂掉了电话。
 
 
维恰依然维持着听电话的姿势,整个人彻底傻掉。
 
 
于是胜生警官下班回家后迎接他的是一只飞扑过来的咧着爱心嘴的28岁战斗民族系大男人和一句甜腻的“勇——利——我!爱!你!!!”
 
 
勇利被人紧紧抱在怀里咬嘴唇的时候还认真地思考着到底谁是最佳助攻MVP。
 
 
  
 
在切雷斯蒂诺和众人为那个案子在会议室开会到一半时候,勇利突然打开了门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中淡定地走到了披集的旁边坐了下来。
 
 
“勇、勇利?”披集干噎了一口口水道。
 
 
“没事,反正闲得无聊,突然对案子感兴趣了,可以也让我参与进来吗?”勇利手里还把玩着刚刚自娱自乐下的国际象棋的棋子,笑着说。
 
 
“你可以吗?”切雷斯蒂诺看着勇利终于参与进来舒了一口气,看见勇利点点头后接着说,“那行,你建立一个调查小组吧,先调查一下首领可以吗?”
 
 
“没问题。”勇利拍了拍目瞪口呆的披集的肩膀继续问切雷斯蒂诺,“首领个人由我来处置吗?”
 
 
“啊?可以吗?”
 
 
“没问题。”勇利笑着点点头,把手上的棋子放在了资料上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名字上面。勇利定睛凝视着首领的名字后低低地笑了开来,“将军。”
 
 
“……那好,会议先到这里结束吧,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切雷斯蒂诺放心把事情交给勇利,摆摆手打算结束会议,收拾着资料说。
 
 
“有。”胜生警官认真地举起了手。
   
  
“请说?”
 
 
“那个,”勇利有点羞涩地用手指挠了挠脸颊,不好意思地问,“你们知道这里附近哪里有比较好的首饰店吗?”
 
 
“你去首饰店干嘛?”披集疑惑。
 
 
“买戒指。”勇利对答如流。
 
 
Excuse me??!!!!
 
 
会议室全员瞬间风中凌乱。
 
 
 
04
  
 
被警局的好友们怂恿一通之后,勇利无奈地去蛋糕店订了个蛋糕,用了最俗气的方法把特别定制的戒指藏在了蛋糕里面。说实话,勇利其实挺嫌弃这个套路的。但是没办法,他感觉对家里那个会特别受用,他也没什么浪漫细胞,就顺从了好友们的意见,在他们搞事的目光中无奈地提着蛋糕回了家。
 
 
维恰看见勇利提着蛋糕回来了感动得要死抱着勇利就吧唧吧唧地亲了勇利一脸口水。
 
 
勇利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擦干净脸上的口水,却抑制不了一直偷偷上扬的嘴角。
 
 
其实维恰今天心情差得要命,说了叫尤里除了特别重要的事情绝对不能找他,他还就偏偏搞上了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让他过几天不得不去和他汇合,还要和日本这边的组织谈判,烦都烦死了。
 
 
他可一点都不想离开勇利半步好不好!!!
 
 
维恰愉快地吃着勇利买回来的蛋糕时嘴里“咯嘣”地咬到了硬硬的东西。维恰皱了皱眉,在勇利期待的眼光中把那个东西吐了出来。
 
 
维恰摊开手掌一看,傻眼了。
 
 
“咳,那个……”勇利看着维恰呆呆的表情觉得有点好笑,又有点不好意思,脸上的热度在拼命蹭蹭蹭地往上升,“这个点子不是我出的……我本来想用正常的方式给你……那个……”
 
 
“勇利,这是戒指……没错吧?”维恰呆呆地用手举起了那枚灿烂的金戒指,好像在做梦一样,“勇利……这是你给我的戒指对吧?”
 

“对的维恰,你没看错,”勇利拉过维恰的手重重地点了点头,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有特殊意义……就是维恰,我希望你是能让我安心的护身符。”
 
 
维恰终于从呆滞中回过神来,欲言又止地看着勇利。
 
 
勇利微微垂眼,耳尖上的红已经出卖了他的羞涩:“希望我能一直束缚着你。”
 
 
说着拿起维恰手心里的戒指用纸巾擦干净后,缓慢地将戒指戴进维恰右手的无名指上。勇利抿着嘴角认真的样子让维恰看得眼角有些发热,他动了动嘴唇,有些艰涩地开口:“勇利……你的戒指呢?有吗?”
 
 
“有。”勇利从口袋里拿出另一枚同样款式戒指,把它放在了维恰的手心里。
 
 
维恰亲了亲戒指之后也认真地将它戴进了勇利的无名指上。金色的圆环明明就只有一个手指的宽度那么大,却牢牢地套住了两人的整个世界。
 
 
“谢谢,勇利,”维恰有点哽咽,他拉过勇利的手亲了又亲,“……我爱你。”
 
 
勇利看着维恰无比动情的样子会心地笑了,想着其实这个男人认真起来的时候和颜值真的很搭,却一句话也没有说。
 
 
维恰此刻却极度不知所措,难过得快要哭出来了。
 
 
好不容易登上城堡夺得了朝思暮想的公主,却发现自己半个身体在抱着公主,另一半身体悬在了深不见底的峭壁上,进退两难。
   
 
 
 
05
 
“不好了维克托,尤里!!有一大群警察武装持枪正在逼近我们的所在地!!”
 
 
“什么?!这种事怎么可能?!”
 
 
“快!立刻转移!”
 
 
话音刚落,紧闭着的大门被人猛然踢开,生了锈的门撞到墙上发出巨响,一大批警察瞬间涌入房间,立刻将里面的人包围了起来。
 
 
“不好意思,全部人立刻放下手中武器!”勇利依然梳着帅气的大背头,举着枪自信地勾着唇角。
 
 
里面的拥有一头银发的高大的28岁俄罗斯男人转过身来不可置信地紧紧盯着勇利。
 
 
勇利很明显也看见了一脸震惊的他,看着他眨了眨眼睛依然扬起了有着熟悉温度的笑容,他笑着说。
 
 
“很好奇我会出现吗?俄罗斯势力最大的黑道首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不……维恰?”

 
 
 
TBC.
 
——————————————
  
勇利: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祝看着这篇文章的你同样愉快!【笔芯❤

评论

热度(455)

  1. 179*179樱野Sakuran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