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

靴下猫腰子:

啊,是一个哭唧唧眼泪变成珍珠的人鱼维

 

@言知暖junX 勇维人鱼本儿的g图

 

_(:з」∠)_ 距离答辩前23天还能抽时间画G图的我简直是。。。

【涉英】八一八我和男神是如何在一起的 10

帕冰:

———————————————————
第十章!陆陆续续的也写了五万字
十分感谢大家的支持以及观看!
———————————————————


之前的点:


                


前因


...


7388L  日日树涉


    其中发生的一些小事就不说了,那时候觉得真的越来越困扰了,整体都很矛盾,他不是没有再次想要约我出来,但是都被我回绝了,那种情形我已经不想再经历第二次,真的很无奈。
    那一年的深秋,因为要快速的处理公司一些事,我从家里再次搬了出来,感觉上是松了一口气,不知为何,在家里总是有一种高度紧张的气氛。说真的,和涉在一起的那几天,是我活得最轻松的时候。当时整体都很忙,而且我对于居住的地方并不是那么严苛的挑剔,秘书安排好后给我拍了照询问了意见,我觉得还不错,就立刻搬了进去。
    有时候我就想,人的一生有那么多的偶然和必然,我所有的偶然可能都给了涉,这么说可能很夸张,但就算不是全部的偶然,剩下的都转换成为了必然,也都给了他。缘分真的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像一根丝线一样,把原本可能毫无关联的两个人连在一起,如果是有联系的人,关系也将会更加的紧密。刚搬进去没几天,某一天晚上,我就在电梯口遇到了他,当时我和他都懵了,不过他比我先反应过来,直接就把我拦住了。后来才知道,他就住在我楼下。
    我真的是被吓到了,没想到自从那一次之后的第一次见面,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当时已经很晚了,工作了一天,不想再多说些什么,应该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不如不说,就直接就进了电梯。突然想起来,涉对我说过,有些时候他对于我也很无奈,因为我很多时候意外的油盐不进软硬不吃,让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就问他说,涉不是天才吗,办法什么的应该也都知道吧,他说,唯独对于我,什么办法都没有,或者说,不由自主的小心翼翼。好吧好吧*^_^*


7389L


    这也太巧合了吧!!!上辈子是做了多少好事啊!!为什么我就没有这种缘分啊!!


7390L


    所以是,男神对象遇见男神是偶然,但是爱上男神是必然吗?是这个意思吧!!大哭.jpg


7391L


    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的男神对象,再配合一下男神对象的脸和气质,不知为何,觉得好带感好完美。沉思.jpg


7392L


    后面也太甜了吧!!


7393L


    刚才翻楼突然想起来,然后推算了一下时间,那时候男神的风格突然变得轻松了起来,果然是因为再次遇到了了男神对象??我觉得我需要做一个时间线了!!


7394L


    也只有男神对象才能让男神这么情绪波动极大吧。沉思.jpg


7395L


    没错,我赞同楼上的说法,毕竟一恋傻三年嘛,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就是男神有些时候不再高冷还是有点寂寞的。逃跑.jpg


7396L


    现在也挺好啊,两个人都很幸福,我看着也觉得幸福。大哭.jpg


7397L


    缘分真的好奇妙啊,男神与男神对象的相遇和相爱……你们真是太好了!!


7398L


    看得饿死了,刚才一直在虐,虐得心肝疼,根本吃不下东西,泡面都泡软了,现在总算嗨了一点,可以好好吃夜宵了!!!感动!!


…………


7511L


    话说男神怎么还不醒,搓搓手。沉思.jpg


7512L  日日树涉


    他看我上了电梯,也跟着进去了。电梯里只有我们两人,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空气十分压抑,我想说点什么,但果然还是什么都说不出口。这时候他突然开口问我,是不是住在着,我想既然被发现了隐瞒也没有什么用,就直接承认了。之后又是漫长的沉默,他先于我下去了,没有说什么,我松了一口气。我当时以为他来这有什么事,毕竟以前也是那样。如果我当时知道他就住着,说不定会直接搬走,应该会吧。
    到家后没过多久,他打来电话,问我能不能好好的再次谈一谈,我也正好有此意。我说我们所有的事都已经结束了,再纠缠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他说,人的一生何其的短暂,如果什么事都不去尝试,那岂不是一种天大的浪费。我说,很多事还是不要去轻易尝试比较好,人的一生的确很短暂,更别说是我这样的情况,我已经浪费了很多,现在就是减少浪费的时刻。他突然用很严肃的语气问我说,真的不想继续了吗,与以往说出这句话不同的不同,过于认真的态度和有些冰冷的声线让我突然间什么都说不出来。
    问题直面抛出来的那一瞬间我是迷茫的,我也不能够准确的说出我的内心到底是怎样的情感,很纠结又很矛盾。过了一会儿,他又用一种轻松的语气对我说,他说好要对我负责到底的。我想起来,以前我们玩游戏的时候,我跟他开玩笑说,既然是他把我带入这个世界的,就要对我负责到底,不然我真的会离开的,他答应了。我没有去回答他,什么都没说,他也没有再说下去,我们的电话一直保持接通状态,直到我不知何时睡着。我原本以为他会挂断,然而醒来发现电话还是接通状态。


7513L


    是要负责到底的啊!!大哭.jpg


7514L


    脑补了一下男神和男神对象,一个楼上一个楼下,看着落地窗,旁边是一直通话中的手机,两人默默无言的场景……莫名的觉得有点虐!沉思.jpg


7515L


    总觉得两个人说话很双关……是我的错觉吗?!


7516L


    唉,男神一认真感觉就很严苛,哪怕是笑着说话都感觉冷冰冰的,不是任何人都能抵挡住那种冷气的。不过其实这样一看觉得男神对象并不是真的想脱离男神,男神表示了那么久又那么勤快,态度又那么好,不被动摇才是有鬼了。


7517L


    我们走过最长的路就是男神的套路。


7518L


    就像男神对象说的那样,男神对象一直喜欢男神嘛,只要坚定不移,时间的流逝又算得了什么呢。沉思.jpg


7519L


    人的一生何其短暂,所以才要以自己最舒服的感觉活下去啊。


7520L


    我要哭了!!


7521L
   
    所以还在纠结什么呢!!直接和好在一起不好吗!!你有情我有意,这不是天时地利人和还是什么!!


7522L
   
    看累了,躺会儿。死亡.jpg


…………


7688L


    是已经深夜了所以很多人坚持不住了么,感觉楼刷得越来越慢了,日夜颠倒人民表示开心。偷笑.jpg


7689L  日日树涉


    这种情况持续了很多天,他一直都在晚上打我电话,我也不像以前那样果断的挂断,思前想后后,就一直保持着通话状态,一直到早上醒来,我才挂断。有些时候还能听到夜晚他直播游戏或者录制视频时发出的声音,以及读故事剧本和电影台词时那种夸张的语腔语调,让我回想起了以前的日子,如果我一直都是一个默默关注他的小粉丝,什么都不说,默默的支持着,像很多人一样,或许事情就不会发展成这样了吧。但是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如果呢,只有经历过的才是真实的。
    冬天才刚刚开始,就下了一场大雪,接着又是一阵一阵的雨夹雪,冷得不行。我得了重感冒,医生让我在家里静养,我也就向公司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比以前要幸运,以前的冬天我都是要去医院住一下的,感冒什么的更是家常便饭,医院就像我的小家一样,但是很奇妙,遇见涉之后,冬天就不怎么生病了,这还是遇到他后的第一次重感冒。每天吃完药和秘书送来的饭菜后就睡觉,睡得太多了就睡不着了,头很晕。
    这时候身体很疲惫,又很消沉,无意中就打开了以前关注的涉的相关网站,接着又看了很多我没有看过的东西,又上线看了很多涉的游戏实况。这时候发现我有很多的私信,数量多到吓人,有以前的网络好友的,有网站发过来的,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还有涉的。看到他的名字后我的心态出奇的平和,真的好久都没有过这种平和的心态了。我点开来看,大致来说就是一些表示关心的语句,很普通很平常,就像每天的新闻播报一样。我在想,我这种状态,是不是代表我真正的可以放弃他了呢?我不知道。说爱,我的确是爱着他,但是又觉得其实感觉并没有那么的深刻,心态的突然平和让我陷入了迷茫。


7690L


    别吧,不要啊!不要分手啊!大哭.jpg


7691L


    心情复杂,的确人生哪有那么多的如果,但是就像男神对象说的那样,是幸运的人啊。


7692L


    男神对象要注意身体啊!!!


7693L


    所以不要纠结了,直接在一起多好啊!!这样就没那么多想的了!!


7694L


    也是很心疼了……大哭.jpg


7695L


    有一句话,平平淡淡才是真,最普通的关心恰好是最真诚的!!男神对象!!你看看我!!


7696L


    总之再多的纠结你们现在已经在一起了,我的心态也很平和了,准备收拾收拾看明天的婚礼直播了。


7697L


  对哦!!婚礼!!!突然兴奋!!


7698L
 
   感觉男神就是男神对象的特效药啊。沉思.jpg


7699L


    话说那年的冬天是真的冷啊,快要把人给冻傻了,我也感冒了,也是宅在家里看着男神视频度日,看完感觉自己又有力量了,不知道男神对象是不是这样呢。


…………


7900L


    马上就要是新年了啊,话说我沉浸在男神对象的世界里,差点就忘了男神居然是一个玩游戏的实况主,自己开除自己的粉籍。失忆.jpg


7901L  日日树涉


    新年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去了,回了家和家人一起过,之后就是各种必要的交际和工作,觉得那时候抛开了很多和涉一起度过新年的自己……又奢侈又任性又幸福。一切活动都结束,就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发现门口放了很多个十分精致的礼盒,除了秘书几乎没有人知道我住在这里,那么这个是谁送的就十分显而易见了。我搬回家打开一看,有一点哭笑不得,所有的盒子里都是年节菜,各种各样,还附上一张花里胡哨的小贴纸说是自己做的。
    新年最后的气氛都结束后又开始忙碌起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忙,感觉真的好久都没有这么忙过了,回家就只是为了睡觉,睁开眼睛就是文件,密密麻麻的字有点伤神。就这么过了许久,事情都尘埃落定,我毫不犹豫的直接休了长假 果然还是太累了,而且我的生日也快到了,想好好的休息,过一个轻松的生日。
    生日那天晚上下了大雨,风夹着雨水和雪,真的是特别大,又冷冰冰的,绿化带上的树被吹得东倒西歪,玻璃差点都被震碎了。我在家里百无聊赖的看新闻,突然就来了电话,打开一看是涉的电话,他说他在外面,有惊喜给我,叫我下来,不然他不会离开的。我看了外面一眼,觉得这肯定是玩笑,这么大的雨夹雪,没有谁能够呆在外面两分钟。……但是,我又很担心,某种意义上,涉是一个言出必行,不会说无意义的话的人,我往外仔细看了一眼,依稀是有一个人影,雨太大,路灯根本就看不清。
    我突然开始心慌,赶快拿着衣服就出去了,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全身的细胞都在催促着我赶快出去。在电梯里的时间真的太漫长了,我一出去直接刷了门卡,果然在门外淋着雨的就是他,他看到我就举着一堆东西跟我说生日快乐,说只是出去拿送到的礼物,没想到突然下大雨,房卡也忘了没带,我什么都没说,当时真的很生气,他一直看着我,然后就跑进来抱住我。他说,我终于愿意出来见他了。


7902L


    ????突然卡在了关键的地方???


7903L
 
    突然开始心疼男神,谴责的签名就到此为止了!沉思.jpg


7904L


    我们走过最长的路就是男神的套路!!这明显就是套路啊!!


7905L


    瞎出主意小粉丝团表示这真的不是我们的主意,真的,是不是套路我我们也只能说无可奉告……我们是真的不知道!!不要私信我们了!!


7906L


    哇,我也想有人给我送年节菜!!我也想吃男神做的年节菜啊!!!肯定很好吃!!!一个人在外过年,真的什么都没有,好羡慕。大哭.jpg


7907L
    
    好害怕两个人都生病啊,湿答答的,对身体多不好!


7908L


    等等,男神自从新年后直播就消失了一段时间的未解之谜马上就要解开了吗???


7909L


    突然才反应过来男神对象比男神大??已经25岁了啊。沉思.jpg


7910L


    男神这个人真是太可怕了!!不接受反对意见!!真的!!大喊.jpg


7911L


    这一下就能够好好的在一起了吧!!


…………


8181L


    楼已经那么高了啊……感觉大家都平静了不少,是被虐得差不多了吗。沉思.jpg
    
tbc


    

【偶像梦幻祭乙女向】百物语(5)

浅川_廿织:









Chapter.5 傲慢


欢迎光临,我是这里的主人,您可以称呼我杏。本店做的是贩卖爱与梦与希望的生意。只要客人需要,无论平凡普通或者珍稀罕见,甚至连走私的动物也能为您奉上。当然,客人也需要支付相等的代价。


那么,客人,我能为您做些什么?


*


将手中被黑布包裹的玻璃箱递给年龄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生,杏微微鞠躬,目送她离开了宠物店,然后直接坐回了沙发里,表情有点苦恼。


“小杏...怎么了吗?”带着蓝框眼睛的少年站在她身边问,表情有些无来由的紧张。


“啊...是游木君啊。”少女像是才发现他的存在,托着腮望向大门的方向,“话说游木君,濑名大人暂时离开了,游木君有没有很开心?”


“小杏你怎么知道的...不不不我没有,那个...”游木真慌乱地摆手,然后又急忙辩解,少女却只是似笑非笑地盯着他,这种注视让他愈来愈窘迫。


“嗯,确实挺开心的。”最后他还是放弃了抵抗,语气中颇有些自暴自弃,“小杏你要是想和泉前辈说就说吧,大不了...”


杏忍不住笑了:“我只是说着玩玩而已,游木君你当真了吗?”


游木真看着努力憋笑的少女,想想她平时虽然总是温温柔柔地笑着却暗含疏离的样子,最后也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如果能让你开心的话,其实...我是无所谓的。他这么想。


“只是...”


“嗯?”突然听见少女开口,游木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愣地重复,“只是什么?”


“只是,虽然和我一样,濑名大人在『外面』的时候没法看见,但他感知情绪的能力可是一等一的。”少女开口,刚才将箱子交给女孩的瞬间,她已经注意到了某些事情,现在也只是微微笑了起来,“希望那个女孩不要不自量力地...做出什么越界的事情来吧。”


*


女孩捧着玻璃箱,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桌上,眼中有着抑制不住的自傲。如果把『它』带过去,同学们一定会羡慕的不得了吧?毕竟是那么漂亮的小东西啊。她伸手掀开覆盖在玻璃箱上的黑布,脑海中又浮现出了在宠物店见到『它』的那个瞬间。


听完她『我要你们店里最漂亮的宠物,不管多少钱』的要求,穿着白色旗袍的少女似乎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了浅淡的笑容,道声『稍等』就离开了她们所处的房间。再出现的时候,虽然乍看没什么区别,仔细观察之后就会发现,她的手腕上多了一只『镯子』。


等到少女走到自己面前,她才彻底看清了『镯子』的真面目。


那是一条蛇。细长的身躯盘成环状绕在少女的腕间,衬得她腕部的皮肤更为苍白。银白的鳞片稍稍有些透明,映着烛火,为它的身子染上了些许暖暖的橙黄色,也稍微中和了一点初见时给人的冰冷感。不知是不是睡着了,蛇的双眼并没有睁开,反而令人多了些欲一探究竟的好奇。


真是漂亮啊...女孩忍不住感叹,抬起头望向站在身前一言不发的少女,“我决定了,就要它。我需要付给你多少钱?”


那人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张白纸,坐回了她面前的沙发,“您说钱?不,本店在对待这些特殊的孩子时不接受任何现金交易,您只需要付出一些小小的代价即可——请仔细听好。”


“第一,不能让人知道它的存在。”


“第二,请给予它足够的尊敬。”


“第三,不能强迫它睁开眼睛。”


“最后,同样也是最为重要的,如果违反了契约内容,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本店不承担任何责任。”


“这份合约即是您所要交付的代价,如果您同意以上三条的话,请在这里签下您的名字...好的,那么契约就此成立。”


真是笨蛋,女孩这么想着,嘴角隐隐泄露出一点不屑来。这么好看的宠物,在别家一定会狮子大开口地要很多钱,这个女的竟然在自己签了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合约之后就白白送给自己了,一分钱没要,真是蠢。嘛,不过自己也是捡了个大便宜,就不想这些了。


她看着安静地躺在箱子里的白蛇,眼底残存着一丝惊艳。果然,不论看多久,都...嗯?


箱子里的白蛇不见了。


女孩下意识地四处环视,想要找到白蛇,下一刻,她就看到了身边沙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那个人。


那人有着银灰色的头发,脸庞棱角分明又曲线优美,在眼睛的位置蒙着一条与发色颜色相同的绸缎,尽管看不见他完整的容颜,仍然能感受到那是简直如同造物主偏爱的圣子一般华丽的外貌,女孩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生怕只要发出一点点多余的声音,眼前这美如幻梦的画面就会破碎。


下一刻,坐在沙发上的青年动了。他扭过头,蒙有缎带的双眼直直地望向女孩的方向。可这个瞬间女孩耳畔只有自己心脏疯狂跳动的声音,眼里也满是痴迷,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嘴角名为讽刺的轻微弧度。


“是你把我带回来的?”尽管听不出他话中的情绪,但语气里浅浅的冰冷是不加掩饰的。


“嗯嗯!”女孩听到他的问话,重重地点头回应,脑中已经脑补出了无数类似于『美少年被抓走之后被施了魔法变成动物还伤了双眼只有在遇到什么什么样的人之后才会变回来』——诸如此类的童话剧情,完全没想到铺陈在眸中不加掩饰的迷恋已经完全出卖了自己的思绪。


“暂且就感谢你一下吧...”少年看她一眼,掩饰住心中的厌恶淡淡开了口,“至于名字...”


“你可以叫我...泉。”


*


安杏伸手拿起一块小小的点心,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突兀地微微一笑。身旁的朱樱司注意到她的表情,有些好奇地问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姐姐大人会突然smile呢?


司君,杏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他,你怎么看不遵守和别人定下约定又自不量力想要获得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这件事?


遵守约定?这应该是人最basic的美德才对,作为gentleman,对不遵守约定的行为要坚决加以制止!小少爷大约是从小就接受着很好的教育,听到这话时完全是一副不能接受这种人存在的样子。至于自不量力什么的,难道做事之前不应该认真consider一下自己的能力吗?


*


“小~濑过得很舒服啊?”某天半夜时分,银蛇被吵醒了。他没有动怒,而是化为人形打开了阳台的门。不出所料,一只蝙蝠落在窗台上,看起来懒懒的。


“还真是辛苦你了啊睡间。”泉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在眼睛上覆着绸缎,他知道眼前的它并不会受到影响,于是他干脆在它身边坐下,“怎么,突然跑过来是有什么事吗?我可不觉得睡间你会有闲情逸致到突然跑过来看看我过得怎么样。”


“唔...”白光闪过之后蝙蝠变成了拥有黑色短发的少年,他趴在宽大的窗台上盯着泉,腰间的衣料随着这个动作滑落,勾勒出一点纤细又柔韧的曲线,“有~人要我来和你传个话,说你耽搁的时间好像稍~微有点久...哈啊。”话音未落又打了个哈欠。


“我来了半个月还不到吧?”闻言泉挑了挑眉,他不常做这个动作,所以那个瞬间他本就精致的五官竟像是再度华丽了几分似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好像也不是没有人用过一两个月?”


“我可不~知道呢。”少年慵懒的姿态颇像某种猫科动物,暗红的眼眸在月光下闪烁着不知名的色彩,“我都说了,我只是负责帮忙传话而已啊?”


“顺便提醒小~濑一句...”他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一般,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悠闲,内容却让他对面的人差点呼吸一窒,“上次『王』带回来的『原罪』可不够小~杏恢复的,所以小~濑还是快一点比较好?”


说完他就从窗台一跃而下,夜晚成为了他最好的保护色。泉站在窗前看着他飞离这里,眼神在星空下显得晦暗不明。


这才是你今晚来的真正目的吗?


想到那个人,他的眼眸又暗了暗,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做。


*


女孩看着坐在沙发上背对着自己的人,悄悄将手伸过去想要解开那个绸缎打成的结,不想那人突然回头,直接抓住了自己探过去的手,掌心温度冰冷。


但她没有将过多的精力投注在这之上,而是满面通红地盯着他抓住自己的手。那只手看起来润白匀称,五指修长,没有过于突出的骨节,在清晨的日光下染上一层淡淡的金色。很难想象拥有这样好看的手的竟会是一个男人。


“你有什么事吗?”泉的声音打断了尚在沉思中的女孩,冰冰凉凉,与他的体温给人的感觉竟是出乎意料的相似。


“啊,我...”女孩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有些结巴,“我、我只是...想看看你不把眼睛蒙起来是什么样子...对,就是这样。”


“可我记得你再带我回来之前应该签过了契约吧?”毫无留恋的将女孩的手甩开,在她没有注意到的瞬间泉的眼底闪过稍纵即逝的厌烦,“我只会提醒你一次,违背了契约所付出的代价不会是你想看到的,也不会是你所能接受的。”


“我...!”女孩语塞。大约是从小娇养到大惯了,或者从未被人用这般重的语气说过话,她的眼里立刻浮起了一层浅浅的水光。泉却像是没看见一样冷漠地转过身去,连眼神都吝啬给予她一个,端起了放在眼前的白色瓷杯,浅尝一口杯中的红茶。


颜色太深,茶叶太多,水过量了。泡的时间太长,红茶独有的香气也早已消失...和杏泡的简直是天差地别,他没有再喝第二口,皱皱眉放下了杯子,喝惯了她泡的茶,现在自己似乎是谁的都入不了口了。


啊啊,真是超~烦人,所以说,习惯果然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吧?


想到这里,他的唇角兀自勾起了一个不大的弧度,这个笑容落在女孩眼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只觉得清晨的温度很低,冷风从窗子未关严的缝隙里钻进来,吹得后背阵阵冰凉。


想要...看见他真正的样子。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拳状,过长的指甲在掌心印出了短小的月牙形痕迹。她用力咬住下唇,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走到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抬头看向男人。


她以前从未相信过『缘分』或者『初次见面不知从何而来的好感』,认为那些不过是编出来用以欺骗小女生的把戏。可在看见他的第一眼时,那种浓烈到几乎要溢出来的陌生情感,究竟是什么呢...?想来是她实在太喜欢他了——一见钟情这种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喜欢到即使是枉顾自己签下的契约,也想着要无论如何看见他真实的容颜。就算只有一次,就算他告诉过她『违背了契约所付出的代价不会是你想看到的,也不会是你所能接受的』。


思及此,她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开了口。
*


如果这个人是女人呢?少女颇有兴致地听完了他的回答,没有对他的答案做出任何评论,而是挑了挑眉继续追问。


如果是女性做出这种事?朱樱司似乎没有预料到她会问这种话,想了想还是摇摇头,恕我说句非常impolite的话,要是女性做出这两种事情,哪怕只是其中一件,连我都为她们感到非常shame!说起来...姐姐大人问司这种事情做什么?


没什么哦。那双眸子弯成好看的弧度,虽然因为不能望见光明而显得空洞,那片蓝色依旧拥有着让人转不开眼的魅力。少女抬起弧度精致的下巴示意朱樱司看向摆在茶几上的小碟子,这是我今天早上刚做的点心,司君要不要试一试呢?


在朱樱司看不见的角度,少女微微垂眸。


她非常了解从这里把泉带走的那个女孩,因为以前这样的客人也不在少数。她在看见那个女孩望着泉原身的那个眼神时就已经猜到了会发生些什么。所以如果她的估计没有错误的话...


一切,应当都将要结束了。


她的眼中映着些昏黄微弱的烛光,唇角上扬的弧度带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对了,少女忽然开口,敛起眸里纷繁的思绪,侧首看向朱樱司。司君也知道,我这个样子外出并不方便,所以,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希望司君可以帮我一个忙...


*


“可以...摘下来吗?”女孩看着罩住他双眼的绸缎,语气恳切,听起来很是真诚——如果忽略那还没有隐藏好的占有欲的话。


泉和往常一样,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女孩在他扫过来的一瞬间身体无意识地颤抖了一下。虽然他的目光隔着绸布,她知道他看不见,但仍然感受到了某种不可忽视的寒意。


就像是...被某种极其危险的生物突然盯住,并且视为猎物了一样。


“我...”她颤颤开口,想要再说些什么,但这个瞬间泉忽然开口了,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清朗冰凉。他说,你真的想让我摘下来,真的想看吗?不管我做了这件事之后会有什么后果?


是!女孩激动地点头,我真的...很想看见!想看见你真正的模样...


那话语中,掺杂着浓郁到有些扭曲的爱意。


唇角浮现一个没有温度的笑容,泉像是没听出来一样,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双手搭在了脑后绸缎打结的位置。绸缎系得并不是很紧,轻轻一拽就松开了。他并没有接住向下飘落的那片银色,依旧维持着看向女孩方向的动作,似笑非笑。


不知为何,女孩只觉得从他的手轻扯绸缎到它落地的时间被无限拉长,直到那人的容貌第一次完全展现在自己眼前。


银色的头发垂落额前,有的翘起了轻微的弧度,却不影响他身上冰寒到几乎可以说是冷冽的气场。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唇瓣,弧度精致的下颌,以及那因为第一个纽扣没有扣好而露出来的浅浅的一泓...一切都完美到无可挑剔。


而最为惹眼的,莫过于那镶嵌在双眉下的,宝石一般的蓝色眼眸。


那双眼睛本是闭着的,此刻正缓缓张开。许是很久没有接触到阳光的缘故,他眨了眨眼以适应其实并不是很刺眼的光线。最后那双眸子完全睁开了,目光直直地落在女孩所处的位置,毫无偏差。睫羽浓密,蝶翼般掀动着,而眼底像是藏着一汪清透的流动着的浅蓝色泉水,给人以极为晶莹剔透的感觉,实际却是隐藏在冰层下的清冽寒彻。


女孩一时忘记了呼吸,怔怔地看着他。忽然感觉手脚有些僵硬。


发生了什么?她惊慌地四处张望,然后绝望地发现僵硬的范围越来越大,蔓延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不过短短几秒钟,那种感觉就已传到了双臂。她想开口呼救,嘴唇却像是被胶水粘住了似的无法张开。


她将求救的目光投向身前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那人竟像是没看到一样,连唇角似笑非笑的弧度都没有丝毫改变,眼神里有着不加掩饰的嘲讽。


“我说过的吧,想要看见,你就要付出一点代价才可以...”这是她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然后,她整个人化为了一座石像,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诡异的是在石像与地板接触的瞬间,竟没有发出一点撞击的声响。


大门忽然被敲响,隔着门板传来了朱樱司的声音。


“濑名大人,姐姐大人让我来带你离开。”


泉轻笑一声,重新变回蛇身,滑进了那个被黑布罩着的玻璃箱子里。直到朱樱司带着箱子回到了宠物店门口,他才重新化身为人。


*


“您回来了,濑名大人。”少女听到开门的声音,抬头望他,眉目就像是点了墨的狼毫于清水初初晕染开的清透。


这个时候濑名泉并未蒙住眼睛,在看到她的样子时不经意间也怔愣了片刻。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眼中映出的就是少女含笑的清秀眉眼。


“笑什么笑,超~烦人的。”他的语气有点不耐烦,却走到她身前,单膝下跪,捧起她的右手,低首,柔软的唇瓣与手背的贴合温暖湿润,动作很轻又极尽温柔,小心翼翼,浅尝辄止。


——就像是在细心呵护着易碎的珍宝。


而后濑名泉侧过脸看她,青年惊艳众生的侧脸在烛焰带来的光芒中显得有些模糊,狭长的眉眼像是水墨氤氲而出一般,精致而英挺。


下一刻他别开了视线,扭头去看另一侧的烛火和光明无法触及的黑暗,狭长的眸底深深浅浅,隐匿着说不出的温柔意味,可这有别于平时的情感又在瞬间渺无踪迹,取而代之以与往常无二的淡漠,就好像刚才的温柔只是光线折射出来的错觉一般。


『最后骑士低下了他高傲的头颅。


将我的忠诚交付予你,女王陛下,这是最诚挚的献礼。』


【FIN.】


考试延迟了所以赶紧趁着空闲来一发,说起来蛇泉真是印象深刻orz但是最近被政史地折磨得文力枯竭不知道下一篇要拖到什么时候了...


有没有姑娘看出来这篇的泉总是化用的什么设定呢?可以猜一猜,答对没奖哦www


对了,上次有几个姑娘在第四篇里问这个系列是不是还有三篇就结束了,这里统一回复一下,剩余的不是三篇,是四篇。最后一篇完全是lo主(私心)给某个人物单独开的,之前遗留下来的一些问题也会在第八篇里全部揭示出来,有没有很期待呢♡【等等这个语气好欠打啊】


就说到这里吧,我要去背书啦,挥挥_(:зゝ∠)_


From:已经沦为泉吹的浅川


暁子:

岩:我叫安岩,今年大四。我最近找到一份兼职,是做平模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摄影总给我穿一些很奇怪的衣服……
摄影:神荼 

【顺便附一张破洞的……】#照片参考#

qw:

不打算画完了,发一下吧w

マルセイユ:

 "这种技术还想发车?你退群吧,丢人现眼。"

哎……保命要紧,睡觉啦(*・ω-q)

【涉英】如影随形(上)

*幼儿园文笔
*一个奇怪的原创设定
*逻辑稍微有些混乱
*ooc有



天祥院英智很小的时候就能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


在他偷偷把池塘里的鱼捞上来,看着它垂死挣扎的时候;在他故意把咖啡洒在女仆的衣服上,一脸无辜的道歉的时候;或是在他偷偷用油漆在墙上写骂人的话,再把罪推到园丁身上时。在这些时刻,他特别能感受到那种目光。像是在监视自己一般的目光。
但是他一点儿也不害怕,甚至还有点期待。天天闷在大到会迷路的宅子和死寂一般病房里,天祥院小少爷觉得自己快要无聊死了。与其被无聊慢慢的、静静的扼杀,还不如让他在病痛中绝望痛苦的死去。小少爷这样想,他迫切的希望有个人能来陪陪他。于是他故意频繁的捣乱,希望能引起那个“人”的注意。他还试过对着空气说话,命令那个“人”赶快出来。结果则是他被当成精神有问题又一次的送进了医院。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小少爷的成长,他渐渐淡忘了这件事情。

如今天祥院英智已经从梦之咲毕业六年了,他理所当然地继承了庞大的家业。

但是最近,他又感受到了那样的目光。和之前那一种不一样,像是在温柔的守护着自己的目光。






这个世界除了天堂、地狱,还有人间以外还有一个有趣的、叫做灵间的地方。这个地方专门接纳那些已经死去的,没有做过坏事灵魂。这些灵魂为什么没有去天堂?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对人间还有某些非常强烈的执念。

这种执念不是怨恨,是对某个人美好的愿望。

那些灵魂到了这个地方之后,会作为人类的影子再次来到人间,直到自己的执念消失、完成了愿望便可以去天堂。
但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当他们来到灵间的时候,他们以前的记忆会被清除。他们脑中唯一的记忆则是自己对人间还有某种执念,但却怎么样也想不起来,像失忆一般。

某种程度来说其实这有些痛苦。

有许许多多的影子已经在人间徘徊了上百年,即使自己有执念的人已经死去。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则是最棘手的。他们只能永远的停留在灵间,成为一个又一个人的影子,眼睁睁的看着世间不停的变幻,却再也找不到自己心中的那个人。

但是这些影子也不是没有任务的。

他们负责监视着自己的主人,一旦主人的罪孽太过深重,他的灵魂将会坠下地狱。而影子则会代替他,在他的肉体内活下去。

为什么这些人不直接下地狱?因为在人间还有人爱着他们,在乎着他们。上帝为了不让他们伤心,于是让影子代替他们活下去。直到影子消除了自己的执念,这些人的肉体也会随着枯萎。





日日树涉作为影子已经五年了。
他的上一个主人是一个死有余辜的贪官。他才刚代替人这个主人活下去的第二天,便有人太怨恨贪官,在深夜悄悄的杀死了他的肉体。这个说法有些奇怪,但确实是这样的。可怜的日日树涉只能作为影子,在旁边看着自己原本主人的肉体血肉模糊。



于是他被分配成为另一个人的影子。

在他看到这个人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心中的某一处被触动了。心中竟有了一丝苦涩。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要好好守护着这个人,不让他遭受任何危险。

这个人是天祥院英智。

【涉英】过客


*玻璃渣注意
*幼儿园文笔

那是从梦之咲毕业后的事了。


天祥院英智理所当然的继承了家业,并没有当偶像。毕竟如果是自己的话,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倒下吧。天祥院想道。尽管他知道有一些东西在自己的心里闪烁着微光,但是他忽略了。

日日树涉也理所当然的当起了偶像,并凭借他美的不可方物的脸蛋和超乎常人的实力做出了一番成绩。当然他还是会在演唱会上突然变出玫瑰或者鸽子,惹得迷妹一陣尖叫。

其实在毕业典礼上天祥院问过日日树愿不愿意和自己在一起。日日树给出的答案則是“哦呀!陛下想要小丑一直陪在身边吗?”

“是因为喜欢日日树吧”

不过终究被吹散在风里了

天祥院英智不知道日日树有没有听到那句话。不过日日树告诉他的是“作为小丑,一直陪着皇帝是他的职责 ”这种临摹两可的答案。

天祥院英智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皇帝怎么会爱上小丑呢。

英智握着那部电话已经很久了,平时软弱无力的手今天彷佛要把手机握碎一样。
他从没如此怕过。即使在当年也是波澜不惊。但是现在他卻怕了。
他害怕对方的回复不再是“amazing!是陛下呀!竟然令我感到了惊讶,这是何等美妙的事!”
而是“这里是日日树涉,请问您是哪位?”

说到底,自己为什么要怕呢?日日树只不过是自己的一枚棋子罢了不是吗?但既然是这样,自己又为什么要联系他呢……

那通电话终究没有拨出去。

天祥院英智看到那张海报了。日日树涉那有着优美线条的手腕上戴着一只手表。那是一只有着深蓝色表带的手表,神秘的、变幻莫测的藏蓝色。秒针和分针分别是一只鸽子和一朵玫瑰。完美的代表了日日树本人。一头银发被扎成了马尾,这和日日树真是相称啊。天祥院英智想道。那双紫色的眸子半垂,傲慢中又带着一丝魅惑,像是一种邀请。天祥院英智感觉自己快要被这双迷人的眼睛吸进去了。深陷于此,无法自拔。
不过他没做什么表示, 很快地好像什么都没看到的走开了。


日日树涉看到了杂志上采访的照片。照片里天祥院英智有着领导者该有的威严,眼睛中闪烁着自信。精神看上去好极了。不会有人想到这其实是身体病弱不堪,软弱的好像风一吹就会倒下的少年。
日日树涉合上杂志,面无表情的走了。